為了您更方便的閱讀本站最新知識,建議您訂閱本站:rss訂閱

當前位置:首頁 > 勵志故事

女性勵志故事

發布時間:2017-10-15 14:59:14來源:勵志名言作者:勵志名言點擊數:

【女性勵志故事一】

楊文艷創業路

她叫楊文艷,2003年正因國有企業改制而面臨下崗考驗的她不甘命運的擺布,從下崗的苦悶中挑戰自我,勇闖出路,并重新找回了自己人生坐標。一齊來看看這位女性創業者的創業故事。

楊文艷原來的工作單位是盤錦市九化公司招待所。從得知企業要改制,招待所要買斷那天起,姐妹們像斷了線的風箏,六神無主,四處尋求出路。38歲的楊文艷下決心要做事情,要把招待所租下來,帶著大家一齊干。

接下來創業的艱辛是楊文艷始料不及的,年久失修的室內設施、管線老化、燈線短路、石棉瓦房蓋的餐廳、腐爛的木質窗棱、地面不時往外返水,常常看不到干爽的地方等等。經過深思熟慮后,楊文艷決定重新裝修,要以全新的面貌展此刻顧客的面前。她拿出了買斷工齡的錢和家里所有的積蓄,連兒子積攢的過年壓歲錢都摳了出來。但錢還是不夠。只好把父母存的養老錢也拿來。得知楊文艷的行動后,姐妹們很受感動,也紛紛提出集資,共度難關。大家自愿拿出自己下崗買斷工齡的錢,雖然錢不多,但此時這些有數的資金,對于挽救這個瀕臨癱瘓的招待所無疑是“及時雨”。

為了節省資金,許多活都是大家自己干:粉刷墻壁、刮大白、貼木紋紙……實在忙但是來,姐妹們就把自己的愛人和朋友帶來一齊干,改暖氣管線、改線路等等,兩個多月的時刻,幾乎沒有人休息過,大家還商量給企業起了一個和諧的名字叫“祥和”,每一天帶著灰塵下班的姐妹們,還都樂樂呵呵的,那些感人的場面深深地感動了楊文艷。有這么多好的姐妹支持,不把企業搞起來,能對得起大家嗎?于是。楊文艷和大家同甘共苦、集思廣益,克服了一個又一個困難。悲傷日記

由于地理位置偏僻,“祥和”招待所重新開業后,一時刻生意不好。連續兩個月虧損,快要到月底了,不僅僅工資沒有著落,流動資金又短缺。楊文艷著急了,上火了,牙齦腫了,嗓子也說不出話了。丈夫看見她這個樣貌說:爸臨終時還交給我一萬元買墓地的錢,你先拿去用吧!她含著眼淚接過錢。之后,區政府和有關部門以及街道來到招待所調研,讓她們享受到了下崗失業人員重新再就業的優惠政策,有了政府的扶持,大大鼓舞了她和姐妹們,讓她們看到了期望。

大家一門心思辦好這個剛剛創立的招待所。這些心中充滿愛的姐妹,如同對待自己的親人一般對待那些素不相識的客人,有一次,一位客人突然在大廳暈倒,大家在第一時刻把他送到了醫院。并為他交納了住院費,又輪流護理到他的家人從外地趕來。拾金不妹的精神,在招待所也時有體現。一次,服務員在打掃房間時,發現枕頭底下有一個信封,打開一看,里面有一千元錢,服務員迅速跑到樓下去追,而此時,卻已不見客人蹤影,之后根據客人住宿登記狀況,聯系到失主,把錢及時交到客人的手上。有時也會遇到個別酒后鬧事的人,她們都好言相勸,以禮相待。在其他酒店賓館,一般服務人員都是年輕人,而在她們這兒,看到的是一幫老大姐,平均年齡40多歲,但賓館靠良好的服務態度和誠實的服務熱情開始有了生機。姐妹們都自豪的說;我們有了創業的領路人,不僅僅重新上了崗,而且還實現了我們人生的價值。

九化祥和招待所站住了腳,楊文艷并沒有止步。2007年4月,又成立了“祥和餐飲技能培訓學校”。開設了“廚師、面點師、服務人員”等專業培訓,迄今為止,為社會培訓了下崗失業人員2000余人,讓他們學到了一技之長,并為部分人員安排了就業崗位,在社會上得到了一致好評。2008年在市政府及相關部門的支持下,又購置了一座面積為1700平米的樓房,成立了祥和服務中心,和社區一齊為社區居民服務。2012年6月又成立了有40多個房間的“嘉和商務賓館”,開業以來經營良好。經過10年的艱苦創業,滾動發展,目前企業已初具規模。從最初的虧損發不出工資,到此刻年營業額近200萬元,實現了盈利,從最初的政府免稅到此刻年繳稅10萬余元。企業員工從最初的26人發展到60多人,而且絕大部分是40多歲的下崗女工。短文摘抄

經過10年的艱苦創業,滾動發展,楊文艷和她的企業得到了政府和社會的認可,企業被評為“省AAA級信用單位”、“遼寧省最佳誠信企業”、“省政協經委重點扶持單位”、“盤錦市最佳示范戶”、“盤錦市就業再就業安置基地”、“區三八紅旗群眾”、“區禮貌誠信企業”等稱號,楊文艷也先后被評為“遼寧省工會促進就業工作先進個人”、“遼寧省五一巾幗先進個人”、“盤錦市勞動模范”、“三八紅旗手”、“盤錦市青年創業導師”、“區優秀青年創業之星”、“區十大女杰”、“區巾幗建功標兵”等榮譽,并被選為區人大代表。

楊文艷告訴記者,沒有黨和政府以及社會各界的扶持,她一事無成。幾年來,她先后為汶川災區,為婦聯、工商聯、民革組織捐款捐物6萬余元。

楊文艷創業始終持續有激情,碰到挫折不氣餒。創辦企業之初,虧損開不出工資,頻臨絕境也沒打退堂鼓。在招待所有了起色后,又不失時機創辦餐飲培訓學校,祥和服務中心,嘉和商務賓館,兩三年一大步,始終持續有不斷創業,擴大規模的激情。創業需要夢想更需要實干,她創辦的企業能一個個取得成功,都是一步步打拼出來,為節省資金,她常常早三點就去市場批發蔬菜。楊文艷曾兩次動大手術,但她出院還未康復,就到單位了解狀況,處理問題。她的企業能有這天,得益于有一群與她一齊打拼的下崗姐妹。她們與楊文艷同呼吸共命運,把企業的事當成自己的事。楊文艷愛護她的姐妹們,姐妹們也誠心誠意待她。企業難時,她們把親人動員來幫企業,把自家錢借給企業。在企業經營中,她們充分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兢兢業業,打造了一個凝聚力強的團隊。楊文艷不斷的學習,充實自己。她說,學習才能開闊視野,才能不固步自封,才能跟上時代的要求。她利用各種機會向他人學習,也向書本學習,還用心參加有關部門組織的各種社會活動。此刻她又有了新的設想——創辦敬老院,多為社會做好事。

【女性勵志故事二】

美國流浪少女成功進哈佛

莉斯·默里的故事是如此的令人心靈震撼,以致于被拍成電影并獲得大獎。一個生活在無家可歸者家庭的女孩,父母雙雙感染上艾滋病,但這個女孩沒有放下人生的期望,她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向命運挑戰,最后踏入了哈佛大學的學術殿堂。

由于父母都染上了毒癮,默里8歲開始乞討、15歲母親死于艾滋病、父親進入收容所,從此默里流落街頭。她在17歲決定回到學校讀書,改變自己的命運。雖然小小年紀就無家可歸,但在她的身上卻充滿了優雅的氣質和真摯的性情,她的執著、不向命運屈服、堅強的意志和不斷地進取鼓舞了成千上萬美國人,人們從這個女孩的身上看到了如何跨域艱難與困境障礙的一種精神、一種應對人生自我選取的動力。

有些人出生以后就具有反叛性,默里就屬于這種類型的孩子。她的父母吸食可卡因成癮,家庭的收入幾乎都被父母用來滿足他們的毒癮上,默里和她的姐姐從小就被父母忽略,缺少食物和保暖的衣服。但在15歲以前,小小的默里并無太大的追求,過著貧困的生活,也不知道未來會是什么樣。在她看來,長大后能有一份工作,能養活自己就不錯了。

默里10歲時,她的母親被檢查出感染了艾滋病,此后默里一向照顧在病魔中掙扎的母親。默里不愿母親的杯具在自己身上重演,也不愿走上同母親一樣的生活道路。默里的母親在她15歲時過世,這把她帶入了噩夢般的生活,但也讓她清醒,開始尋求自己的人生之路。默里在母親過世后向自己發誓,她要改變自己的命運,她不會像母親那樣輕易地放下對人生目標的追求,她要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默里看到能夠改變自己命運的道路只有一條,那就是回到學校,理解教育,理解更好的教育。

默里最后明白,不管怎樣,人是不能向命運低頭的,世界在不停的運轉,生活仍在繼續,不會正因你的失落與沮喪而改變,一味的悲哀只會堵塞自己前方的路途而使自己更加沉淪,于是她決定堅強,堅強的開始新的生活。

默里在一次演講中談到,我是屬于一個自我教育型成長起來的孩子,當我無家可歸時,沒有人來指導我,引導我。那時,我會到自助書店去偷我喜愛看的書。當然,這天我會原諒自己年青時的行為。在一次被我偷過書老板主持的演講會上,我作為主講人對他說,我想我欠你25美元。

默里說,在人的一生中,感恩應是一個人首要的特質,我不知道為什么,但感恩的心從我記事時起就深含在我的內心。我能有這天,我感激所有幫忙過我的人。其次,不論環境如何,我都有自己的選取。當我住在大街上時,我在思考人生的價值,我知道當我克服每一天遭遇的這些障礙后,沒有任何事情能夠阻擋我邁向自己的目標。

當然,在我的生活中,我有過無數次的抱怨,我抱怨到了晚上不知要睡在哪兒?我抱怨一無所有,我抱怨為什么是我要流落街頭?

默里談到,然而,我知道我需要改變,我沒有了媽媽,但我卻有我自己。應對人生你能夠選取怨恨也能夠選取感恩。我選取了回到學校學習,我穿著臟兮兮、散發著臭味的衣服,一家家學校去申請入學。我向學校發誓,每一門功課我都要爭取拿到A,校方問我為什么要這么發奮,我問校方,如果我十二分的發奮,它會改變我的人生嗎?

17歲那年,默里最后回到高中讀書,學校的每一個人都不知道她是一個無家可歸的孩子。在高中,她選早上的課、下午的課、晚上的科、選獨立研究的課,她每一天要做一個小時的地鐵到學校,還要去打工養活自己。

默里說,我盡一切發奮來學習,這是我對自己的承諾,我務必要完成承諾,很快我成了學校學業成績最優秀的學生之一。在這過程中,我感到生活是殘酷的,我也想到退縮,但我想起了自己的承諾,我不能放下。

默里堅定不移地按照自己的計劃開始了她的高中學習生活,雖然依然是缺衣少食。默里進入高中的一個兩年畢業的加速班,每一天晚上她依然要露宿街頭,只能在馬路邊的樓梯角借著路燈看書、做作業。但她卻在讀書中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她是那么地喜愛讀書,結果默里用兩年的時光完成了高中四年的課程,每門學科的成績都在A以上。她以全校第一的成績和頑強克服困難的經歷獲得《紐約時報》獎學金,獲得獎學金1萬2000美元。而當她的故事在報紙上披露以后,讓冷漠的紐約人也十分感動,民眾捐獻出20萬美元,資助默里上大學。

默里談到,高中畢業前,我的老師帶著我和其他9名學校最優秀的學生來到哈佛校園,站在哈佛校園,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這是一個超出你的預料的夢想可能變成事實時的那種驚奇、那種難以言表的時刻。她又一次問自己“這些人和我有什么區別嗎?為什么他們能夠在那里學習?是命運還是正因他們的出身?人的出身真的有很大區別嗎?如果不是出身又是什么造就了不一樣的人生呢?

默里決定申請哈佛大學,她說,我是如此地喜愛哈佛大學,那里的教育會使人與眾不一樣。最終默里被哈佛大學錄取,在接到錄取通知書時,默里喜悅地表示,我感到如今就好像身上插上了翅膀,我能夠做到我想做的事。

對于童年時代的境遇以及父母壓在她生活和精神上的重負,默里回答她既不感到痛苦也不感到憤怒。雖然父母染上不良嗜好,但她的父母依然是愛她的。很小的時候他就知道父母染上了可怕的疾病,父母也盡量避免傳染給她。默里說,人的一生無法割斷童年,童年的記憶會伴隨自己成長,重要的是從往事的經歷學到人生的道理。

默里說,我愛我的媽媽,自始至終,自始至終,盡管她吸毒,盡管她沒有照顧女兒,而一向是我在照顧她,好像她變成了我的孩子。就算你是世界上最差勁的媽媽,就算在世人的眼里你是人見人怕的癮君子,媽媽,我依然那么地愛你。(經典語句)如果可能,我愿意放下我所有的一切,來換取我家庭的完整。

默里的童年對她而言是不幸的,也是無助的,小小的孩子是從哪里獲得力量的呢?默里說,是愛。盡管父母染上毒癮,但我還是能夠感受到他們對的愛,我的叔叔就想教父一樣,他十分關心我。學校的同學對我也很關心,他們成為我最好的朋友。

默里說,一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會理解很多東西,但他們可能不知道,不論發生什么事,父母都會與孩子站在一齊。小時候我雖然得不到父母的照顧,就像許多父母忙于工作而忽略了對孩子的照顧一樣,我務必應對被父母忽略的這一現實,但父母的愛是永存的。我從小很早就開始讀書,我的父親常帶我去圖書館借書,他是紐約大學心理學博士候選人,早年他有著很好的人生,但毒品毀了他。

默里在哈佛大學三年級時,她的父親也成為艾滋病重癥患者,默里休學回到父親身邊照顧他。父親過世后,默里又重新回到哈佛就讀,并獲得心理學學士學位。2009年,默里再度進入哈佛大學攻讀臨床心理學博士學位。

默里談到,我極度渴望成功,想進入哈佛大學,想獲得《紐約時報》的獎學金用來供自己讀書,我得到了這一切,當我坐在哈佛大學學生宿舍時,我突然感到孤獨,正因盡管我獲得了這一切,但我的母親卻離我而去。我意識到,任何的成功如果沒有履行職責那就是一種失敗,我的職責是要作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一個人一生能夠獲得很多,但如果要彌補自己身上的創傷,需要自己去正視它。成功是一種對選取的滿足,即使沒有名利,一個人也會做到成功。

當回答記者提出的“你以前睡在街上,流浪,你有沒有覺得自己很可憐”這一問題時,默里說,我為什么要覺得可憐,這就是我的生活。我甚至要感謝它,它讓我在任何狀況下都務必往前走。我沒有退路,我只能不停地發奮向前走。我為什么不能做到?

默里說,我的人生之路走到這天,下一步是要為更多的人服務,我愿意去幫忙他人,傾聽他們的心聲并盡我所能來幫忙他們。這是我的人生目標,每一個人都有他的人生追求,重要的是這種追求是來自你的內心。我會記住媽媽曾同我說的一句話,生活并不會停留在那等候每一個人,你的生活永遠都不會晚,生活之路就在你的面前、你的腳下。

波什在電影《風雨哈佛路》中飾演默里,她曾和默里一齊呆過兩個星期,她說,默里并不是在告訴我無論處境如何艱難都要振作,絕對不是告誡或教訓你要鍥而不舍。這樣說有些個性,但默里不斷發奮的目的只是像她說的那樣她已經很糟了,生活對她來說已無退路,那么她就要看看生活到底還會有多糟。這點也正是默里故事的價值之一,它不是簡單對你進行勵志的說教。

【女性勵志故事三】

殷桃:從女性勵志劇再次起飛

小故事網女性勵志故事時刻:2015-02-02高橋

2009年春節剛過,在電視機上,人們又看到了殷桃的身影。

殷桃:從女性勵志劇再次起飛電視劇《高地》后面是情景劇《衛生隊的故事》,《衛生隊的故事》

后面是電視劇《桃花燦爛》。

2006年,殷桃主演的《歷史的天空》《搭錯車》《幸福像花兒一樣》三部大戲先后在中央臺及北京臺熱播。2008年,兩部反映堅強女性的電視劇《大珍珠》和《女生一輩子》,又接連創造不俗成績。一向以來,殷桃所飾演的諸多“勵志”女性形象深入人心。這個有著甜美酒窩的女演員從默默無聞,到躥紅再到“常紅”,仿佛只是一兩年的事。2009年春節剛過,在電視機上,人們又看到了殷桃的身影。電視劇《高地》后面是情景劇《衛生隊的故事》,《衛生隊的故事》后面是電視劇《桃花燦爛》。

在現實生活中,殷桃的日程表上也是一部戲之后另外一部戲,中間幾乎沒有空隙:《望族》后面是《東方紅》,《東方紅》后面是《在那遙遠的地方》……通常的狀況是,一部戲剛剛殺青,殷桃就匆忙趕飛機去下一個劇組,落地就演,基本上做到了劇組之間的“無縫連接”。上個月是殷桃的生日,作為一個標準的“工作狂”,她最期望的禮物不是生日蛋糕,而是一張能夠好好睡上一覺的床。

女性勵志劇沒有終點

近兩年,以清末民初為時代背景的女生戲成為了熒屏的熱點。這類劇一般以除了表現民國時期的時代風貌,更主要的是表現大時代中女性的堅韌、寬容、倔強、善良等一系列傳統美德。電視臺連續播出《胭脂雪》《最后的格格》《還君明珠》《大珍珠》……這些電視劇的女主角大多是些經歷坎坷不向命運低頭的女生。媒體普遍質疑:“差不多的年代背景,差不多的主題,這類戲是否已經讓觀眾產生了審美疲勞?”殷桃在連續演出《女生一輩子》《大珍珠》后,又在剛剛拍完的家族大戲《望族》中出演同類主角。對此,殷桃有著不一樣看法。殷桃認為,觀眾看一部新劇并不會做這么專業化的歸類,也不會正因與之前看的某部戲主題雷同,這種主題的電視劇就不會再看了。電視劇最吸引觀眾的還是故事,只要故事講得好,觀眾就會看下去。

對于去年在兩部高收視率的“女性勵志劇”播出后,媒體們對她冠以“收視公主”的稱謂,殷桃顯得十分的平靜。殷桃把這件事看得很清楚。她透露自己成功的秘訣是會挑劇本。在拍攝《女生一輩子》和《大珍珠》以前,殷桃看了很多劇本,卻只挑出了這兩部。一方面,《大珍珠》《女生一輩子》的情節構架和人物描述十分豐滿,給演員的二度創作留出很大的空間。另外一方面,“白珍珠”和“陶小桃”一樣,都屬于年齡跨度較大的主角。女生經歷越多,心智轉變也越大,在人性的沖突上,也更加清晰。白珍珠從洋氣的大家閨秀到貧苦的采藥農婦再到重振家業的民族商人,中間經歷了多重身份的轉折。在《女生一輩子》中,女主角陶小桃也命運極為坎坷。大蘭子害了小桃一輩子,她也同時害怕了小桃一輩子,正因小桃的善良是她永遠也學不來的。

以殷桃作品的知名度,她的報道就應鋪天蓋地。但是殷桃卻很少理解媒體訪問。一方面,她覺得自己的演藝之路很順利,幾乎沒經歷什么波折,沒什么可說的。第二,殷桃不太愛說話,說話也會比較直接。比起其他演員,殷桃有股子跟小桃和珍珠一樣的“軸勁”。她還沒考上軍藝的時候,軍藝的主考官就想讓她來演一部大戲的女一號,殷桃說她要復習文化課,想都沒想就拒絕了。殷桃沒有名氣的時候,一個導演給了她兩頁紙讓她試戲。殷桃一邊笑一邊演,演完了就跟人家說,就憑這兩頁紙,她不知道這個人為什么哭,為什么笑,不知道前因后果的戲,演起來太假了。

之后,殷桃從軍藝畢業,演出了電視劇《歷史的天空》中的東方聞櫻。那場東方聞櫻與姜大牙第一次見面的戲,竟然拍了二十多條還沒過。問及原因,殷桃極其坦然地說:“正因當時說話像背臺詞唄。”那時候,殷桃的壓力很大,跟她對戲的,是李雪健、張豐毅這樣的老戲骨。當時,殷桃只是剛剛走出校門的大學生。許多人覺得軍藝出來的演員演戲總有股“左”勁兒,殷桃覺得自己給學校丟臉了。許多年后,張豐毅回憶起殷桃,覺得她和別的女演員不一樣。殷桃在現場從不與人聊天,只是一個人默默地呆著。殷桃在跟自己較勁,戲都演不好,還有什么可說的?然而,殷桃默默地頂住了壓力,漸漸找到了自己的節奏。正因在內心深處,她一向堅信自己的演技,只要給她時刻,必須能夠打磨圓熟。

和導演們從“磨合”到“默契”

殷桃是重慶人,從重慶藝校95級話劇影視表演專業畢業后,考進了解放軍藝術學院學習舞臺表演。她主演的畢業大戲《我在天堂等你》,一下子獲得了第5屆中國話劇金獅獎表演獎、第8屆中國戲劇節曹禺戲劇獎優秀表演獎、第15屆上海玉蘭獎優秀女主角獎等多個獎項,并由此成為金獅獎最年輕的得主。殷桃說,她從2002年《圍屋里的女生》中的豆苗開始演電視劇,到之后的《歷史的天空》《紅色娘子軍》《搭錯車》《幸福像花兒一樣》,還有《女生一輩子》《大珍珠》和剛剛拍完的《望族》《東方紅》到正在拍攝的《在那遙遠的地方》,她與馬魯劍、高希希、袁軍、張孝正、白韜、陳家林、胡玫、蘇舟等多位導演合作過。與不一樣風格導演的磨合過程,是促成她進步的最大動力。談及這些合作導演時,殷桃雖然很感恩他們的提攜和幫忙,但并不等于她沒有自己的主張。殷桃說,“我很害怕做那種被導演看作成一個道具的演員。”在拍攝現場,每拍一場戲,殷桃都會主動和導演及時溝通,期望和每部劇的導演到達一種配合默契的狀態。

在《大珍珠》剛剛開拍的時候,都是導演先擺好機位,殷桃來演。機位一固定,就相當于給了演員表演一個限定。殷桃認為“先擺再拍”的方法會對自己的表演有局限。之后,殷桃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導演張孝正。最后,張孝正擺機位以前,都會習慣地先問問殷桃打算怎樣演再做決定。

拍《女生一輩子》時,殷桃驚嘆于陳家林導演控制現場的潛質之強。記得有一天,要連拍十來場戲,十來場戲,都是發生在文革期間,群眾演員動輒上百的場景,而且全是日戲。殷桃懷疑這么復雜的場景,這么多群眾演員,戲必須不能完成。但是到了現場,殷桃發此刻整個拍攝過程中陳家林指揮起來,一切竟是那么井然有序。這給了殷桃個性大的信心和穩定感,跟陳家林導演拍戲,殷桃能夠完全集中精力,投入到自己的主角中去。

拍《望族》時,殷桃是第一次和胡玫導演合作,也是唯一一次與女導演合作。胡玫在導戲時時常體現出一種女性特有的細膩。有時候,胡玫導演的一個小眼神、一個小動作,一個小暗示,都能夠令殷桃恍然大悟,找到表演的方法。其實在《望族》選角初期,胡玫啟用殷桃時承受著很大壓力,比如殷桃性格比較內向,不適合演活潑的女孩子;殷桃是圓臉,不適合演富家小姐。但胡玫思量再三,還是決定啟用殷桃,之后她說:“我極力想找出殷桃在哪些戲里不適合主角,但從頭到尾,我都沒找到一處。”

說到和眾位導演合作,有一位不能不提,那就是高希希。殷桃和著名導演高希希的五度合作,也曾讓她站在了輿論的當口。對此,殷桃一律不辯解不回應。前些日子,又傳出“高希希御用演員錯失《三國演義》”的說法。對于此次失約《三國演義》,殷桃直言自己和高希希聊過:“如果有適宜的戲,他當然會找我,但是高導最看重的是演員是否適合這個主角,我當然也期望能夠加盟《三國》,但導演就應有他自己的安排。”

時至今日,殷桃最看重的不是自己能上哪部戲,而是在演戲的過程中,能否到達自己的理想狀態。殷桃坦言,演員和不一樣的導演合作,最好的狀態就是彼此有信任感。演員要讓導演堅信自己能自由發揮,把自己的想法演出來,不僅僅給導演他想要的感覺,給他更多的選取,還不會在現場浪費太多時刻,這才是一個比較理想的創作氛圍。殷桃在與眾多導演合作時,都盡量往這種“理想狀態”去靠攏。

Tags:

腾讯分分彩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