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您更方便的閱讀本站最新知識,建議您訂閱本站:rss訂閱

當前位置:首頁 > 青春勵志

每一個男孩的人生目標,都是將父親打敗

發布時間:2017-10-19 21:06:20來源:勵志名言作者:勵志名言點擊數:

  每一個男孩的人生目標,都是將父親打敗

  文/洛良

  現在,父親真的老了。

  記得我不到一歲的時候,他得意地抱著我四處向人炫耀:“嘿嘿,這小子是我兒子,聰明,將來肯定是個小神童。”

  上幼兒園時,我最盼望的就是周末了,因為父親會從教書的小鎮上回到位于縣城的家里,然后,母親會做一周一次的青椒肉片。

  我的受虐生涯開始于小學。挨打,有無數的理由;被表揚,記憶中貌似沒有過。

  《圣斗士星矢》熱播時他不許我看,那我就躲在別人家門后透過門縫偷偷地看,默默地提升自己的小宇宙;家里的小說也不許我翻,那我就藏在被窩里打著手電筒看。沒有做不到,只要想得到。

  8歲時,為了躲避他的拳腳,我開始了反對暴力、爭取民主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離家出走。第一次離家出走的“成果”是輝煌的、顯著的,回家后非但沒有再挨揍,還享受了蛋炒飯的優厚待遇。

  可惜由于斗爭的手段缺乏進步和改良,自此,離家出走的“成果”就愈來愈小了。雖然母親每次依舊都會擔心得要死,但他已漸漸習慣并處之泰然了。因為他知道,即便他們不去找我,用不了多久,我也會安全回家。這種斗爭手段到高中已完全失效。離家前逃掉的那頓飽揍,等到歸家后總會被加倍地加諸我身,以至于我主動放棄了離家出走。

  隨著我年齡的增長及意志力的增強,他對我肉體的折磨漸漸失效。然而“法西斯”的統治是多樣化的,他開始尋找新的精神折磨的方法。他憑借自己嗓門大的特點,想出了“見血封喉”的新招——每次訓斥我時先用略微平緩的語調,讓我在他的罵聲中逐漸放松警惕,直到我昏昏欲睡之時,他便在一秒之內爆發,以幾十年大嗓門上課所練成的“獅子吼”沖我咆哮。一瞬間將毫無防備的我嚇得靈魂出竅、抖如篩糠。

  每到此刻,在“卑鄙”的偷襲得逞之后,他猙獰的嘴角邊都會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奸笑,其“陰暗”的心理也由此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可我就是那么容易被他魚肉的嗎?也不想想我是誰的兒子!

  隨著我抗“敵”經驗的逐步豐富,心理抗壓能力逐漸臻于化境,終于達到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的境界。漸漸地,他也發現我再也不為他的瞬間暴吼所動了——任爾東西南北風,我自巋然而不動。他再怎樣增強自己怒吼的爆發力也無濟于事了,反而顯得自己像小丑一樣。

  上高中時,他擔任我們班的數學老師,大嗓門依然如故。由于要求嚴格、形象威嚴,班上的同學大多怕他。這方面最夸張的一個例子是,高中班里一個數學不好的女生,大學畢業后回我們學校教語文,成了我爸的同事。有一次同學聚會時她竟然告訴我,她最近還在夢中見到了怒吼著的唐老師,以至于被嚇醒。

  每當這時,我的心中便會升騰起一股無法遏制的自豪感:嗓門大算什么?再兇殘百倍的拷打咱都經受住了,自幼的“革命經歷”早已鑄就了咱的錚錚鐵骨!

  填報高考志愿時,他根據我的平時成績,最后決定讓我填報南京理工大學。不!我堅決不!斗爭要講究策略,我一開始堅決要報北大,非北大不上!雙方僵持不下,最后我做出讓步,不給報北大那就報中大,再不行我就不考了!

  這一仗贏得兇險啊,若我一開始就說報中大,多半是不成的,正所謂“取法乎上,得乎其中”。他最后雖然同意了,但咬牙切齒地對我說:“今年就由你了,明年就再由不得你了!”

  查到高考成績后,他帶著疑懼以及對夢想破滅后的痛苦的警惕,堅決讓我再多查一遍:“這是你的成績嗎,怎么可能這么高?一定是搞錯了!”

  最終知道我被中大錄取時,我們父子倆終于在10多年后再次躺在同一張床上,和衣而臥,聊了個通宵。第二天一大早,他又出門去學校里到處閑逛,等著別人問他兒子考得怎么樣。

  大一剛入學時,通過長途電話聽得最多的囑咐就是:“老子跟你說,你給老子認真學習,千萬別被學校退學了!”天哪,我就那么差嗎?當退學漸漸看似不可能時,他又有了新的擔心:“你能按時拿到學位證嗎?”

  臨近畢業了,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我能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但我告訴他:“我要考研,考北大。”他千叮嚀萬囑咐:“考不上一定要做好找工作的準備啊。”

  考研初試結束后,他和母親春節來廣州玩,學醫的我趁此機會為他檢查牙齒。當我用口鏡拉開他的嘴角,看到他滿口的爛牙時,我忽然產生了一種很虛幻的感覺——這是那個欺壓我多年的男人嗎?現在就這樣軟弱無助地躺在這里任我“宰割”。

  當機器鉆開他的齲齒時,他忍不住“嗷嗷”叫疼,我心里竟然有一絲竊喜:“哈哈,你也有今天?”

  幾個月后,我在得知被北大錄取的消息后,立馬打電話給他。他正在開會,聽到這個消息后,他只說了一句:“祝賀你了。”語氣平淡,遠沒我高考結果出來之后的那種歡欣雀躍,電話那頭是怎樣的一種心情,我不得而知。

  昨晚,我感到自己胸悶氣短,很不舒服,他便騎著摩托載我出去兜風。我們在山間的公路上停下來休息,父子倆望著路邊的野花和遠處山谷的大塊農田,都默然無語。突然,我鬼使神差地問他:“你承認這么多年來,最后是我勝了嗎?”他“嘿嘿”傻笑,并不作答。

  每一位父親都會試圖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塑造自己的兒子,以自己的人生經歷作為參考的基準,為他的兒子設計人生。而真正有獨立思想和自由意志的兒子,往往要極力掙脫父親的掌控。這就注定了父子之戰,無可避免。

  這是一場關于成長、關于人生、關于前途、關于命運的戰爭。倘若戰敗,即便獲得了世俗所認同的成功,也很難走出自幼即籠罩于父親巨大身軀所投射下來的陰影,去闖出一片真正屬于自己的天地。

  每一個男孩,都必須將自己的父親打敗,才能成為真正的男人。我們都必須戰勝自己的父親,完成蛻變。在成為父親之后,再期待著被自己的孩子打敗。

  雖然還無法預料下一場戰爭的結果會是怎樣的,但令我感到慶幸的是,這一次是我勝了。

Tags:

腾讯分分彩全天计划